華人藝術一直鍾情潑墨山水,花鳥景緻的體裁,屬於一種自閉享樂型的文化,華人藝術家覺醒吧,您們的畫作可不可以多畫一些跟現代文化,弱勢,移工,公義有關的體裁,不要讓台灣的藝文在社會關懷上留下空白。